永利总站62111-马上进入

[书评]月亮还是六便士?


(原创: 陈镓鹏  南望山人报)有些东西是属灵的,每当你午夜梦回的时候你都会因为它扪心自问:有些东西是属肉的,每当你的欲望来临你都会想起它,事后却又抛掷脑后。《月亮与六便士》便是描写了一个世界,一个存在灵与肉的世界。

月亮,每天晚上挂在天边。你会去追求,追求它那皎白的月光,你可能会要穿过大气层,经受缺氧甚至死亡的危险。六便士,可能在口袋中随时可以掏出,你可以用它充饥,解一时之需,过后不过是为下一次的饭食而坐立不安。毛姆将这两者归为了一个人,那就是书中的主人公斯特里克兰,他压抑住自己心中的冲动,多年为了那“六便士”忙碌奔波,得到了一个体面的工作,有个体面的太太。但是,他却可以瞬间抛下这一切,远走法国,去追寻着那“画画”的月亮。

说实话,在我看到他抛妻弃子只为追逐自己的画画理想时,心中便为他贴上了一个标签“不负责任”,而后来斯特里克兰从帮助过他的荷兰画家手中抢过他的妻子,并又将“朋友”的妻子抛弃时,我便承认“渣男”这个词用于他身上在合适不过。编辑将一个艺术家如此妖魔化,不仅让文中的“我”深恶痛绝,也使读者激发不了对其的一丝好感。

我认为这本书中如此妖魔化主人公,而隐藏的冲突点放于大家现在的社会中也是充满了笑点和趣味,而如果加上现如今的资讯标题,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未尝不可。

一、《一男子抛弃结婚17年的妻子,妻子苦苦等待一生终无音讯》

本文的主人公小斯,和妻子结婚十七年,两人相敬如宾,且育有儿女。妻子美丽大方,是圈中的交际花。丈夫是证券经纪人,收入多,但头脑木讷。双方虽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生后和睦。但该男子想成为画家想疯了,离家出走。妻子断了生活来源,每天以泪洗面,这一生都在期盼着丈夫能回来。

看到这篇文章,是不是会激发出强烈的阅读感,这可是劲爆十足的社会资讯,每当路过UC、今日头条震惊部时,还是会有不少人为其捐献流量。斯特里克兰在妻子去度假的过程中,只留下一封简短的信,一句温存的话都没有说。他挥了挥衣袖,一便士也没有带走。其实也不难想象如果这么一则社会资讯在如今社会网络中,舆论会以一种怎样的压迫形式的出现。

二、《她累了,只想找到一个老实人,最后选择自杀》

她是一位贵族家庭教师,与贵族少爷有染,并有了身孕。但贵族家庭却把她赶了出来,她走投无路,想自杀。但是一位长相平平,没钱没势的老实人找到她,并许诺愿娶她。她选择和老实人生活,虽然孩子流产,但生活还算幸福,但她却爱上了丈夫的朋友,最后被丈夫的朋友抛弃,遂自杀。

她就是布兰奇,是这本书中最充满悲剧色彩的女人。她的在丈夫与斯特里克兰的打交道的过程中,对斯特里克兰心生厌恶,觉得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恶棍”。却又在照顾斯特里克兰的过程中,心生情愫。她爱上了一个自己之前嗤之以鼻的人,却随后又被斯特里克兰抛弃,自杀。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当女人害怕一个男人时,要么她会选择恨他,要不就会选择爱上他”。

言归正传,他们在灵与肉的选择中,可能会不尽相同。编辑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写出了女人只要进入了爱,就无法自拔,越陷越深。而斯特里克兰却觉得女人给他的爱越多,他就会更加鄙视,因为从一开始两者就不再一个平等的地位上。

这本书,充满着离奇,变故。故事的主人公最后乘船来到南太平洋岛国上,在那里和一个土著女子,结婚生子。浪子定下来了,可浪子在抛弃便士追逐月亮时,伤害的人呢?伤口还在那里,不会被时间抹去。

这本书,在说爱,在说责任,在说女人男人之间不同的爱情观。

在毛姆写这本书时,英国的货币单位还未变化,并不是如今的一英镑等于一百便士,而是一英镑等于二十先令,一先令等于十二便士。你拿着这半先令,你是会丢掉去追逐月亮?还是去填满自己的肚子,这取决于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