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总站62111-马上进入

《在乎你》,究竟在乎“谁”?

(通讯员:章紫薇)最近,影片《在乎你》在全国各大影院上映。本是一部极其小众的爱情影片,却因为满满的日式文艺气息和意识流的情节设置引起了一定范围的争议和讨论。

 《在乎你》由毕国智执导,俞飞鸿、大泽隆夫领衔主演,根据邓丽君经典名曲《我只在乎你》改编。整部影片看下来,无论是演员的表演方式、拍摄手法还是背景音乐的使用,都带着浓厚的“日式”风格。但也正因如此,这部中日合拍的影片得到了诸如“看不懂”、“仿佛是一部MV”、“只觉得女主很美”此类的评价。
 《在乎你》全片聚焦女性的社会现实问题,女性必须在自己的理想和在社会中的定位、应承担的“义务”之间做出艰难的抉择。片中的女主角袁元一直在寻求自我的定位和救赎,也一直在引导观众跟随她一起寻找答案。从一开始的怀疑“曾经的错误真的能够完全忘记吗?”,到中间借富哉之口劝说“袁元,你不该沉湎于过去”,再到最后通过富哉母亲说出“大家各自有各自的罪过”,最终向观众传达出的,是一种“跟自己和解”的勇气。
 这部影片取景大多为北海道的雪景,天地一片雪白,整体的拍摄手法给人空旷而又静谧的美好感受,再衬以女主角扮演者俞飞鸿独特的气质,时刻向人传达出一种极致的浪漫色彩。但是不少人在看完这部影片以后对于女主的女儿“惠子”是否存在产生了疑问:如果“惠子”存在,那么男女主之间的那个拥抱为什么突然切换到“惠子”?最后女主去参加的是谁的成人礼?而如果“惠子”不存在,都只是女主的幻想,那么这部影片到底想表达的是什么?“在乎你”,到底在乎的是“谁”?

其实在我看来,我更愿意说这一切都是女主角袁元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进行的一场自我救赎。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了事业上的巨大成功,成为了一名在全国拥有150家连锁店的设计师,但她对于多年前发生在北海道的那段往事依旧难以释怀,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这一点从她对于梦话的记录以及她对朋友中年得子的羡慕中就可以看出。加之含辛茹苦养大自己的母亲突然去世带来的打击以及事业上遇到的瓶颈,此时的袁元其实是处在崩溃边缘的。
 而正是在这个时候,那个叫“惠子”的女孩儿出现了。惠子身上有着袁元想象中的女儿的样子,单纯,可爱,谦恭,有自己的想法,甚至连专业也是服装设计。惠子的出现让袁元感到欣喜,她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的女儿,并且开始尽力“弥补”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和遗憾。也正是惠子的出现,让她重新拾起了那段尘封已久的记忆,回到了北海道那片茫茫的白雪之中。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惠子”的出现实际上代表着袁元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选择面对过去、与过去做一个了断的契机,也是本片采用意识流手法对女主另一种人生的展现。

这部影片引起争论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在叙事上反转极其突然,很多时候让人觉得出乎意料。例如惠子为什么突然“翻脸”责怪袁元当年的抛弃?袁元明明说自己生下了一个女儿怎么突然又变成做了引产手术后不辞而别?袁元跳进冰冷的海水里为什么突然又挣扎着从水中出来?这一系列的问题在我看来正是这部影片主题的深刻和结局的治愈之处所在。

女儿的存在与不存在正是袁元心中的愧疚和现实的残酷两者的矛盾所在。当看到朋友中年得子,袁元内心对富哉抱有内疚,因为多年前放弃孩子、不辞而别,她知道自己伤害了富哉,很多时候她也希翼有自己的孩子。可是她深知,在那样的环境下,她做设计师的理想无法实现,和婆婆的关系继续恶化,种种束缚和阻碍终将会使她和富哉的婚姻走到尽头。即便是当初没有放弃这个孩子,任孩子出生、长大,多年后孩子也只会责备自己,只会让她和富哉都陷入无尽的痛苦。就像影片中“惠子”的那句咆哮:“每个人都说错在自己,但是为什么要抛弃我啊?与其这样,不如当初就不要生下我!”

影片的尾声处,袁元将真相告知富哉后走入冰冷的海水中,一只仙鹤从头顶飞过,她突然又从水中挣扎着起身,与赶来的富哉紧紧相拥,影片也是在这个地方出现了惠子和富哉的切换镜头。这看似有些荒诞和突兀的情节在我看来却是想表达一种释怀、传递一种希翼。正如女主角的扮演者俞飞鸿所说,大家每个人都要学会和自己和解。在极端压抑、极端残酷的现实面前,大家别无选择,而最终能够放过自己,跟自己和解,就是对所有人最大的在乎

 或许,片名“在乎你”想要传达的不仅仅是爱情和亲情,这个“在乎”所涵盖的也不仅仅是在乎爱人、在乎亲人,更重要的是在乎自己,是从内心深处包容和接纳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讲,《在乎你》摒弃了这些年女性题材影视作品中讲述“大女主”的成长逆袭之路的套路,采用意识流的手法,将女性精神层面的成长较为真实而深刻地展现在了大众的面前:同一女性面对两种不同的人生选择时,无论如何都会带来痛苦,都会心存遗憾。大家需要的是自我的救赎、自我的摆脱,而不是渴求其他任何人的原谅。只有自己放过自己的那一刻,才是“在乎你”的真正意义。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