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总站62111-马上进入

湖北姐妹花手绘《琅琊榜》人物走红

?

来源: 楚天都市报 2015-11-21

http://voice.cug.edu.cn/userfiles/image/b8ac6f40970517bb65020dx.jpg

丁梦林和丁梦琼姐妹联手绘制的《琅琊榜》人物

http://voice.cug.edu.cn/userfiles/image/b8ac6f40970517bb65020cx.jpg

这是一个励志故事。双胞胎女孩丁梦林和丁梦琼创业失败后,今年7月开始创作《花千骨》、《琅琊榜》、《云中歌》等人物套图,微博被许多明星转载后,立即吸引了万名粉丝,连知名演员陆毅都买下了她们的作品。

姐妹思维“神同步”

《琅琊榜》火了,她们也“红”了一把。

11月18日晨,微雨迷蒙。武汉市铁机路一幢老房子里,一对双胞胎女孩正在画板上描绘“被细雨打湿的窗台”。她们是丁梦林和丁梦琼(如图),一对23岁的艺术系双胞胎。三个月来,她们陆续创作了《花千骨》、《琅琊榜》、《云中歌》人物套图,一时间微博转发量过万,糖宝、霓漫天等剧中演员都与她们互动表达对作品的喜爱。

11月4日,姐妹俩绘制的《云中歌》套图被知名演员陆毅买去,制作成长卷后又签名送了一幅给她们。这让她们异常兴奋。

“陆毅是大家的偶像,真没想到他也喜欢大家的画。”姐妹俩异口同声地说。

咖啡色长发,甜美的面孔,文艺的长裙,姐妹俩甚至连微笑、动作都是“神同步”。姐姐丁梦林指着满墙画作,俏皮地问楚天都市报记者:“你能看出来哪些是她画的,哪些是我画的吗?”

一只猫咪蹲在窗口;湿漉漉的汉口火车站;雪夜里的路灯……每一幅画都透着桔色温暖,就像出自一人之手。

“这就是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吧。”妹妹丁梦琼笑道,两人对艺术的感觉一致,绘画风格只有微小的差别。

绘画天赋不一般

1992年6月15日,丁梦林和丁梦琼出生在仙桃市通海口镇一户普通农家,姐姐比妹妹先出生15分钟。

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仅靠爸爸一人承接小工程养活全家。姐妹俩读小学后,妈妈要去工地上做饭,哥哥姐姐都读寄宿学校去了。姐妹俩只能自己洗衣、做饭。无聊的时候,两人就蹲在家门口用树枝画画,相互点评谁画的好。“读大学之前,大家一天都没有分开过。”丁梦林说,两人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学习,如影随形。

读高二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们看到了一本湖北美院老师的画作,喜爱之情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决定一起去学画画。

美术零基础的她们,在武汉找了一家培训机构,仅仅几个月就表现出超常的绘画天赋。两人一起报考了中国地质大学,妹妹如愿就读该校,姐姐却因学问分掉档,最终被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录取。

有个外聘的老师在两所学校都兼职教专业课,有一天从地质大学上完课来到华夏学院,瞪大眼睛问丁梦林:“咦,你不是地大的吗?你的人像画得特别好,我记得你。”丁梦林不好意思地笑了:“那是我妹妹。”

由于姐妹俩专业一样,专业课老师备的课也是同一套。分别看了姐妹俩的作品,老师啧啧称奇:“你们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一笔一画都难看出区别。”

那时,姐妹俩心上也压着一块大石头。她们读的是艺术专业,每年每人学费就要三万多元,父母供她们读书很不容易。那年放寒假回家,看到爸爸还穿着袖口磨起毛边儿的外套,一点也不像个小老板的样子,丁梦林悄悄对丁梦琼说:“哥还没找到工作,爸妈供养大家多难啊!”妹妹点点头:“咱们得想办法赚生活费。”

网传诗画引关注

业余时间,班上有同学做家教,有同学做服务生。但姐妹俩始终认为,她们的特长在绘画上,一定要通过本行干出成绩。

没有名气,想卖出画很难。姐妹俩开绘画淘宝店半年,门可罗雀。

2011年的一天,丁梦林到地质大学找妹妹,穿过长长的地大隧道,她发现昏暗的墙壁上写满情诗,乍一看乱七八糟,细细一读却全是深情。妹妹还在上课,丁梦林突发奇想竖起画板,画下了这条隧道。妹妹放学后,在姐姐的画上涂鸦:“隧道,一个跨时空的路途,那里有深不可见的温柔。我想要你在我身边,分享生命中的一切。”

姐妹俩把这个传到网上,没想到好评如潮。同学们纷纷留言:“每天从这里走,从来不知道这么美这么文艺。”

立即有人找她们画画。刚开始是人像作品,一幅画25元。

姐妹俩高兴坏了,每天马不停蹄地帮人画像。清新温暖的风格经同学们口口相传,不久就有动画企业找她们做插画、场景。很快,姐妹俩自己挣钱买了电脑、单反相机和手绘板,最好的时候,她们每个月可以挣5000多元。

从大二开始,她们再也不用伸手向家里要钱了。姐妹俩特别有成就感。

趁热打铁,两人决定出一本送给毕业生的纪念画册。不料由于画册制作工序较复杂,印刷厂未能赶在6月毕业季前完工,导致产品失去了最佳销售时期,500本画册滞销了近200本。

姐妹俩一下子负债几万元。

微博画作受热捧

最艰难的日子,倒霉的事接踵而至。丁梦琼的手机不小心遗失在公汽上,一个星期不到,丁梦林的手机在公汽上被偷。

两人的手机是一起买的,才用了没几天。谈起这些经历,姐妹俩哭笑不得。

怎样才能翻身呢?她们鼓励对方不要着急,只要有空,丁梦林就拿着画板到妹妹学校,和她一起作画。静谧的林荫小道,落雪的清晨,黄昏的路灯,雨夜情侣……姐妹俩埋头画画,不谈恋爱不逛街,同学们都笑她们“四年青春被狗啃了”。

命运终于迎来转机。去年春天,姐妹俩将一部分校园景观的画作传上微博后,被校友们疯狂转发。她们发现商机,立即决定把这些画做成几套明信片。果然,两人还在联系印刷厂,明信片已经被预订了2000套。

一定要对客户负责。“小样打了几百张,印刷厂的主管看到大家都是晕的。”丁梦林想起来就乐,那位主管被磨得焦头烂额。

在两人精益求精的打磨下,明信片质量高,销量好。印刷时看到边角料扔了可惜,姐妹俩还让印刷厂把它们做成形状各异的书签,没想到这些书签也受到网友热捧。

今年7月,姐妹俩开始创作《花千骨》、《琅琊榜》、《云中歌》等人物套图,微博被许多明星转载后,立即吸引了一万多名粉丝。

为了更好地创作,一个月前,她们在铁机路租下一套更大的房间做工作室。房间100平方米左右,白色墙纸上,她们天马行空地画下花朵和枝叶,老房子充满艺术气息。

除了原创作品,姐妹俩也开始根据市场拓展手机壳等产品。说起未来的规划,她们不约而同地说:“等赚够了钱,大家就去深造,更好地提升艺术创作水平。”(楚天都市报记者李丽 特约记者简希刚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